点击阅读全文

穿书后成为恶人的白月光

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《穿书后成为恶人的白月光》,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,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山渣球,非常的具有实力,主角叶昭纪迟暮。简要概述:他生得斯文俊秀,一双丹凤眼看人时总带了些许凌厉:“大傻子想你了,就把我也一起捎上了。前天就开始动身,还不准我给你发消息提前说一下。”“滚,死阿清,你才是大傻子!我不管,阿昭你就说惊不惊喜?京城那边你一走,我又不想跟他们一起玩,就来找你了。再说了阿清,难道你不想阿昭?”“我没你那么幼稚...

穿书后成为恶人的白月光 精彩章节试读

“我滴个乖乖。”

“我上午十点多就发的消息,隔段时间又发了一次,心想着再怎么晚醒,你也该看到了。”

“啧啧啧,没想到啊阿昭,你是真能睡,快说,昨晚又干什么坏事去了?”

肤色偏黑,眉眼桀骜的少年正哥俩好的搂着叶昭的肩膀,眼神却时不时瞟向一旁乖乖坐的小孩,做贼般的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问:“那小朋友,谁家的啊?”

“咳咳。”

叶昭有点受不了秦峥像大狗一样粘人的姿势,推了推,意思让人离自己稍微远一点:“我有点不舒服,你离远点,别被传染了。”

“噢噢,好的。”

一首没吭声的宋清风突然开口:“来这边的路不好走,一路上都是积水。

看来昨天的雨很大,你总该不会是脑子一热,来了场雨中漫步吧?”

叶昭心虚摸了摸鼻子: “那倒不至于……对了,你们怎么突然过来了?”

这话题转折的有些突兀,惹得宋清风略微上挑了些唇角。

他生得斯文俊秀,一双丹凤眼看人时总带了些许凌厉:“大傻子想你了,就把我也一起捎上了。

前天就开始动身,还不准我给你发消息提前说一下。”

“滚,死阿清,你才是大傻子!

我不管,阿昭你就说惊不惊喜?

京城那边你一走,我又不想跟他们一起玩,就来找你了。

再说了阿清,难道你不想阿昭?”

“我没你那么幼稚。”

宋清风简洁明了的回复。

“你才幼稚!

我……好了,确实够惊喜(惊吓)的,” 叶昭扶额叹气,止住了这场单方面的小学生吵架:“学校延迟开学,你们还能多待几天。

就是我这地方不大,客房不够,恐怕得挤挤了。”

“没问题。

那我先去跟司机说一下,让他先走,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回去。”

秦峥接受话题的跳转十分良好,作势想往外走,却被宋清风轻轻拽住了衣角,止住了转身的动作。

他不解的扭头看宋清风:“怎么了?

难道你要先回去啊?”

宋清风眉眼抽动了几下,忍住了打人的冲动,回头看向叶昭:“阿昭,那个小朋友看起来有点不舒服,要不先让他上去休息一下?”

坏了,差点忘了反派还在一边看着。

叶昭眼里闪过的一丝担忧情绪被宋清风全看在眼里,他眯了眯眼,没说话。

一向对陌生人冷淡,唯有对亲近的人才会露出笑容的少年快速的走过去,低声同那个小孩交谈了几句。

很亲密啊……宋清风忍不住感叹起来。

人是被阿姨带到楼上去了,叶昭却还是没能躲掉二人的盘问。

这回倒是宋清风先开口:“据我的了解,你在来景城之前,并没有什么交好的家族幼子。”

秦峥插了一句:“而且你很关心他。

真要算起来,你来景城才几天,就算刚来就认识了,也不可能关心在乎成这样啊……除非——”叶昭也没想对两人隐瞒,顺口接了一句:“除非什么?”

秦峥脸色变了又变,像是被自己的猜测给震惊到了,面色逐渐趋于惊悚扭曲。

宋清风也没指望他能分析出什么,但看他这副表情,也没忍住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不会吧阿昭……”秦峥一脸扭曲鬼叫一声:“你才多大,就有孩子了????”

空气瞬间变得十分凝固。

宋清风:……他就知道。

叶昭:?!!

啥玩意???

秦峥:“啊?

对哦,年龄应该是对不上的。”

“秦、峥。”

叶昭咬牙切齿的微笑,一字一句的说:“这是对得上对不上的问题吗?

你但凡好好想一下,都不至于说出这种离谱的猜测啊。”

“阿昭,怎么你也说我。”

这厮倒先委屈上了:“我猜的嘛,还不是你这人慢热,跟我们从小玩到大才熟起来。

除了这个,其他的我一时还真想不到了嘛。

别生气哈,不然容易年纪轻轻长纹的……那小孩是我在前面巷口发现的,一个人缩在角落,见到有人来就躲。

我看他年纪小,人又乖又可怜,就先把他带回来了。”

叶昭扶额,真假掺半的道。

他隐去了福利院之类的消息,尽量把纪迟暮说的可怜无害。

原书里……原书里写了什么来着?

叶昭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

来到这个世界不过五六天,关于小说里的内容,现实世界的事情……都开始逐渐模糊起来。

他好像,正在被世界同化着。

我嘞个豆,坑货世界意识!!!

见他整个人表情不对,面色陡然苍白,声音也愈发嘶哑低沉起来。

秦峥忙去扶,宋清风也想上来查看情况,却见叶昭挥了挥手:“没事,就是有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想不起来了。”

“那你快先别想了,哎呀,该不会是之前那个病又复发了?”

“什么……”叶昭没太听清秦峥的嘟哝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宋清风开口,一双凌厉的丹凤眼此刻却柔和起来。

他走过来,用一种温和却不容许人拒绝的强势动作扶住了叶昭:“想不起来就别想了,又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他扶着叶昭,眼神却往二楼某处扫去:“你要是可怜这小孩,用叔叔的名义收养着玩也行。

不过阿昭,你还是太心软了,容易相信别人。

怕你被骗,我就先帮你查查他,确定之后再收养,好不好?”

“可是他还没同意我……”明明是同龄人,此刻说话的语气中却带着上位者不容拒绝命令的语气:“那你就先别想这些。

今天不舒服就先休息。

明天我跟秦峥再陪你一起出去玩,好吗?”

明明是征求别人的意见,语气却是肯定的。

叶昭从一开始就不舒服,此刻更加难受。

头痛欲裂,喉咙里也像卡着刀片,迷迷糊糊间,应了一声好。

刚好他还能回房间,赶紧把自己还记得的给记下来。

叶昭严重怀疑,有了自我意识的小世界会同化外来者的记忆,进而达到混淆之类的,使他与世界也能融为一体。

可由世界衍生出来的世界意识,似乎还没料到这点。

好烦,不想想这些,只想想我的五千小目标。

与此同时,某福利院内。

“你们可真是废物啊……”三楼院长室内乌泱泱的站了一群人,却无一人敢出声。

与外面的破败萧瑟的场景不同,室内倒是装修的大气简约,显然是用了一番巧思。

坐在主位老板椅的青年悠悠转过了身。

他穿着经典的西装三件套,翘着修长的腿,视线扫过众人时,上挑的眼尾弯成了好看的弧度。

可这笑意不达眼底,让众人看着心底发怵。

只能将头低的更低,静静等待着青年的发话。

“一个九岁的孩子,在进小黑屋的前夕,那么“凑巧”的发现了真相。

逃跑的时间又刚好是人员值班的空缺期,又恰好躲过了搜捕,被他深夜给带走了。”

“真是个被幸运之神眷顾的孩子啊。”

“先生,此事是我们的疏忽。

其实那个时候我们的人就在附近,可惜后面跟来了一群保镖,我们就不太好下手……”领头人硬着头皮开口,被青年的视线一扫后又僵住了,半天才断断续续的继续说下去:“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把人带回来的。”

“那倒不用,既然小少爷感兴趣,就让小少爷带回去玩嘛。”

青年扬起唇角,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喉咙里发出一阵阵低沉的笑音:“真是叫人惊讶啊…太有趣了,可比之前那个样子好玩多了呀。”

领头人不敢再开口,只能一个劲的点头。

青年要忙的事情不少,略微吩咐了几句,便站起身准备离开。

领头人心下一喜,正庆幸终于把这位凶神送走时,走到门口的青年却突兀的回了头,微笑着朝他吩咐:“蠢货,多检查检查人手吧,内鬼都快把这穿成筛子了,还没察觉呢。”

“再有下次,就跟苏宴一样,滚去北海领罚。”

领头人额心瞬间冒汗,头都快低到地底下去了。

他突兀的想起,想起那个受尽折磨到看不出人形,却还活的好好的的人。

五年前的一次行动,因为一时心软放了那位,后面首接被凶神送进北海,从此不人不鬼的活了五年的——他这个位置的上一任主人,苏宴。

小说《穿书后成为恶人的白月光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