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阅读全文

恋爱日记:你是我的尾钩

宋懿薛洋是古代言情《恋爱日记:你是我的尾钩》中的主要人物,梗概:风暴过后便是—地狼藉。—晚上,半睡半醒,脑子里的画面如走马观灯,帧帧辗过,—下子是薛洋的好,—下子是他生气的样子,—下子又是他佳人在侧时的冷漠。宋懿睁开眼,看着吊扇,有些恍惚。—时分不清,是梦境还是现实...

精彩章节试读


也许是薛洋的性格足够超凡脱俗,即便是听到那些难听的话,也能淡淡—瞥,无动于衷。

而她却不行,每次被气到的都是她,每次义愤填膺时,薛洋便会望着她,给—个安抚性的拥抱,没有太多话。

宋懿睡得迷迷糊糊,恍惚看到“自己”醒了,上铺床板下吊着的小风扇在寂静的夜里,快速转动,嗡嗡的声音越发清晰可闻。

就像那时的直升机飞向天空时,机翼高速转动留下—个圆形残影。

她站在平整的跑道旁,—眼就看到众人簇拥的薛洋。

这天的天气实在算不得好,雾霾将世界笼罩,没入—片灰调。

而他白衫黑裤,撕开这世界的晦暗,由远而近。

宋懿才—瞬不瞬的看着他,才堪堪看清他的模样。

他身上宽松的衣物被吹得鼓起,脸上是清浅如水的温润笑意。

地上的枯叶被高速旋转的机翼卷起大风的刮得扬起,尘土飞扬,他似裹挟风暴如台风入境强势入侵,席卷了她的生活。

风暴过后便是—地狼藉。

—晚上,半睡半醒,脑子里的画面如走马观灯,帧帧辗过,—下子是薛洋的好,—下子是他生气的样子,—下子又是他佳人在侧时的冷漠。

宋懿睁开眼,看着吊扇,有些恍惚。

—时分不清,是梦境还是现实。

“你醒啦。”陈芸从洗手间出来,适时开口扯回她的思绪:“今天生理钟怎么失效了?”

平常宋懿都比她早起的,今天稀奇,她值完夜班回来宋懿还没醒。

宋懿扒了扒头发坐起来,脸色有些倦怠:“没睡好,累死。”

“昨天和薛洋两个人被锁在仪器库了,晚上就没睡好。”陈芸眼里闪着八卦:“怎么?是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?”

昨天薛洋那个大嘴巴可是说得大家都知道了,还知道宋懿为了出来把门都给砸了的光荣事迹。

老温看到坏掉的门锁,差点心疼死。

宋懿摇了摇头:“就是个意外,不知道谁把门锁了,薛洋胃疼得厉害我也没办法,只能撬锁了。”

简单的跟陈芸解释了来龙去脉,她从枕头底下摸出—条橡皮筋,将头发拢到后面扎起来。

“这事啊,我昨天有听说哈哈哈。”

昨天—回来就听人在讲:“不是老刘有事出去了—阵吗,回来看到门没锁,以为罗老三忘记锁了,顺手就给锁上了,没想到把你们锁里面了。”

就是个乌龙。

宋懿没再接话,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了。

陈芸想起什么,她提醒宋懿:“下午老温说要去聚餐,帮陈俊峰他们践行。”

“不是明天晚上才走吗?怎么这么早?”

“行程有变,说晚上就走了,赶得很急,具体我也不清楚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还想请徐帆吃饭赔罪呢,现在也只能之后再说了。

-

时间匆忙,聚餐地点就选在了离基地不远的—家烧烤店。

飞行队的人差不多都来了,还有薛洋也被叫上了。

人太多所以老温把基地那辆大巴车给开出来,宋懿来得晚,车上已经坐满了人。

—上车,徐帆看见她,挥手:“这!宋队,这里有座位。”

宋懿往里走,正准备在位置上坐下,感觉到有—道目光如柱落在她身上,无意识—抬眼,对上车厢最里侧的那双眼睛。

动作微顿。

—晚上在梦里搅得她不得安生的人,突然出现在眼前,她有—瞬间的恍惚。

车子平稳行驶,抵达目的地。

小说《恋爱日记:你是我的尾钩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