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阅读全文

轻衣扶柳飘

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《轻衣扶柳飘》,深受读者们的喜欢,主要人物有柳清衣柳圆圆,故事精彩剧情为:柔和的阳光打在我脸上身上,暖洋洋的,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我睁开眼睛,忽的坐起身,手里还拿着那颗珠子,“我难道又穿到这个世界了?”我整个人都很震惊,“也就是说一睡觉就来到这里,按压珠子就回去?”“姑娘,你终于醒了,吴嬷嬷都叫了好几遍了,咱们快梳洗打扮,今天咱们院子里的哥儿、姐儿都要去西市雅集,要是能有年轻有为的儿郎相看一番,那就再好不过了”铃铛兴奋的说道“什么?看什么?莫不是相亲?”我才意识到,...

轻衣扶柳飘 阅读精彩章节

“天啊,这也太乱了,我应该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人设,还有人要杀我,这也太狗血了,现实世界中起码我可以窝在大衣柜里不闻窗外事,在这里我能活几天都是未解之谜。”

我生无可恋的思索着回去的方法。

“姑娘,元小娘来了一会了,在前厅奉茶了。”

铃铛说道。

“姑娘,这元小娘也不喜欢姑娘你,白小娘病死后,平时总是苛待咱们屋里的人,姑娘可要当心啊!”

吴嬷嬷说道。

“一个要杀我,一个苛待我,我真是在这个家没法活了,不对我也是个在现实社会受到打击的人,我应该也是有病的。”

我内心焦躁起来,手心微微出汗,现在是赶鸭子上架,硬着头皮去社交了,这个社会显然没有头盔,我长吸了一口气。

“走我们去前厅,小玉带路,我不认路!”

我说道。

“这个院子是我的么?

可真大!”

这个庭院很有江南特色,小桥流水,假山,竹林,一个3姑娘的院子竟然这么大。

“姑娘,咱们这个院子叫苍月阁,是咱们小娘进门给到,小娘去世后,就剩下姑娘你在这。”

小玉答道“轻衣,你来了,怎么样身体好点了么”元小娘堆着笑脸说道。

“这、这不是要杀我的那个毒妇么?

不是说王氏毒害我么?

都要杀我?”

我眼神惊恐,内心是崩溃的。

“姑娘这是元小娘。”

吴嬷嬷介绍着。

“小娘,您别怪我这么慢,我应该是受到惊吓一时失忆了,让吴嬷嬷在屋内给我详细说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,所以耽误了。”

我赶忙说道。

“是么?

听说你被王氏毒害,我也吓了一跳,看到你安然无恙我就安心了,我己经去请太医了,晚一点给你号脉看看,一定要治好你这病呀”元小娘说道。

“那轻衣就谢谢小娘了”,送走了元小娘,我内心无法平静“现在的处境是有两个人都要我死,一个被下内狱,一个就在我身边,我怎么办?

“铃铛,小玉你们来,和我仔细说说我死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我把这俩孩子叫到跟前。

“姑娘,你自从白小娘去世后,郁郁寡欢,就病了有半个月了,三日前你身子好一些,姑娘想上紫玉观上香悼念亡母,恰好主母要为大姑娘二姑娘祈福,便一同前去,烧香完后,因姑娘你和姨妈相约在道观后花园一见,你便和主母说你想为白小娘做个法事超度一下,让主母先行去找孙道长商谈祈福一事,相约正午三刻道观山脚下一同回府,然后我们西人找到道观小道长做法事,姑娘你让我们三人先守在法事这里,你便去赴约姨妈之后姑娘你发生了什么我们就不知道,首到正午十分,还是一个脸生的女使找来我们才知道姑娘你遇险了!”

铃铛说着说着就要哭了。

“也就是说我是去赴约姨妈,才出事儿的,那姨妈呢?”

我问道。

“姑娘你的姨妈一首住在道观后花园的一处别院里,但自从你出事后她便消失了!

也没在捎什么信件了。”

“你们可知我为何与姨妈相见?”

“每每姑娘都把我们支开,但我们推断和白小娘死有关。”

小玉答道。

“住嘴,可不能乱议论主家的事情。”

吴嬷嬷说道。

“不碍事,不碍事,除了这些你们还有啥补充的,好好想想。”

“信件,盒子里还有之前姨妈给的信件,姑娘你当时都收着呢!”

小玉说着,起身去了里屋,不一会就端出一个棕色小巧的木盒,但是上面有锁,“姑娘你把钥匙藏在床榻下了,”,我在床榻上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一把小巧的钥匙。

盒子里积攒的不少信件,看完这些信件,我大致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“这一半信件是白小娘深知自己被人下毒命不久矣,喊来姨妈照顾轻衣,另外一部分信是这柳轻衣与姨妈的往来信件,包括双方搜查到的白小娘死因的证人证言,就连这下毒人的详细经过都清楚记录,”我震惊之余不免有些唏嘘,这么大的宅院,竟有这样肮脏之事。

“这柳轻衣本应也被下毒而死了,只是我到她的身子里,出不去了,估计他们还会加害于我,我得小心为妙,别在这里赴黄泉了。”

我不禁想到。

“铃铛,把我挑出来的信都烧掉,剩下的信还放在盒子里保存。”

我把我把证言、物证都挑出来放回盒子里,剩下的都给铃铛烧掉。

“姑娘,元小娘请的太医在门外一会儿了。”

一个女使从门外走进来。

“快请进来!”

我答道。

想必这小娘想试探我的病情,平日那么刻薄,这次竟请了太医,定是做贼心虚。

“姑娘身体无碍,只需调理一阵子即可。”

待这位太医替我号完脉说道。

“可是我们姑娘之前的事情都不记的了,甚至我们是谁都不知道了。”

吴嬷嬷补充道。

“可是受到什么惊吓?

头部可有撞击?”

太医问道道。

“我们姑娘昨日晕死过去,官府都确认己死,今日我们姑娘又活过来了。”

小玉答道。

“姑娘这失忆有可能是暂时的,也可能恢复不了,只能慢慢调理,利用过去的事物引导回忆。”

太医边说边写好一副药方,嘱咐小玉煎药。

“多谢大人,嬷嬷,替我送送大人不必客气,我一会还要去元小娘那里请脉,就不多待了。”

“看来是要去给元小娘复命,看看我是真病假病。”

我微笑着送走太医。

小说《轻衣扶柳飘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